月落星塵。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0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 〖文〗距離

  一秒鐘、兩秒鐘、三秒鐘……我深呼吸慢慢地從一秒數到十秒,轉眼,又是個陌生國度。   不同於大城市間的喧鬧嘈雜,有的只是躲在角落覓食的貓咪叫聲、或者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用不懷好意眼神打量我許久,在發覺我看向他們的同時撇開視線,低聲地竊竊私語。   是呀,黑街,對生活在被稱為光明面的人,黑街是多麼髒污的世界,殺人、放火、強姦、擄人、勒索……總總被視為犯罪的事情不斷地在黑街上演。因此,正常人拒絕去接觸黑街不正常的人,害怕黑街的勢力會衝破那一道道德圍牆侵入正常領域。   不過那是對一般平凡人而言,對於我,或該稱之我們的異能者,不管任何地方,都只是過境般。不會造成任何影響,我們沒有國度的侷限,當然,也就沒有所謂的『家』這種概念。更別提我們是屬於哪國人。   「這裡……應該會看到那個背影。」   保持著優雅步伐,罩著黑色斗篷,搭配銀色面具,我不擔心真面目會曝露在別人眼底。何況,身為擁有瞬移能力的自己,是唯一能夠在任何危急狀況下脫身的異能者。也是為數不多的特殊異能者,就像擁有讀心術的人一樣。   我停佇在一道歪斜的木板門前,蹲在門邊幾個流浪漢子看了幾眼,眼底閃過的光芒,讓我感到好笑。那是貪婪的眼神,對自己身上看似價值不菲的高級質料衣飾。   「喂,你來這裡做啥?小少爺。」其中一名黃髮跛腳的男人,斜眼向我看來,在他眼底,彷彿我是不經世事的少爺,像前陣子發生幾名少年因為好奇而跑來黑街那樣的不知死活。   「找人。」面具下的我微微一笑。   「哦?」黃髮男人繞著我走了一圈,鼠目打量一會兒,露出髒黃牙齒,伸手往我肩上一拍。   「啊……」驚叫,伴隨一陣慌亂的腳步聲。   所有在一旁虎視眈眈的人,不約而同地竄出,轉眼間,身旁被無數刀槍圍困。只要他們想,一個念頭,就可以瞬間殺死眼前神秘的黑衣人。   黃髮男人倒在地上,握著失去右手掌空洞冒血的斷處,痛得在地上呻吟。仇恨痛苦眼神交刺在眼前突然動手的人,他根本連事情怎麼發生的都不清楚,就受到嚴重的傷害。   「異……異能者!」   不知道是誰,爆出了所有人都深埋在心底,卻不敢說出的猜測。   只見黑衣人點了點頭,套著黑手套的右手舉起,比出一個槍擊的動作,視線就模糊了……   拋掉從某人手中奪取過來的小刀,我默然地看著倒在四周的人…該說屍體。一個個睜大眼,完全不曉得自己瞬間失去生命,兀自瞪著眼前站立的我。   頸間一刀致命,所有人的死因。   我小心翼翼地繞開屍體,輕輕地拉開木板門。一隻黑色槍管瞬間抵在我額間,天色暗了,看不清敵人的長相。不過這威脅不構成,只要我願意,隨時都可以避開。我只是想在走之前看那背影一眼。   「瞬間移動者?」低沉嗓音,讓我判定是個男性。黑街的男人固然多,但女人卻是最難以對付。   「看來是。」對方收回槍,側身讓開一條路。   怕了?我有些好笑,對方的反應有些超出自己想像,本以為會再來一次瞬殺。異能者在某方面是件不錯的事,但,也只有那麼點好處。   邁開腳步,我不疾不徐地踏入室內,直到室內的昏暗籠罩住自己,外面世界的夕陽,緩緩灑在身後。   「如果我是你,就不會進去。」   慵懶富帶磁性地聲音從背後響起,我迅速地轉過身,眼睛卻因突然的光線而感到些微不適應。   是那背影!   我心底躍滿激動,半開的眼中,夕陽襯托著那人的背影,寬厚卻極有神秘氣息。   淡淡的煙硝味。   右眼一陣劇痛,我哴嗆地退後幾步,又是痛楚,從左腿、右肩、腹部傳來。鼻間嗅到的煙硝味更濃了,伴著自己的血腥味。   「再見,異能者。」   眼底的倒影,那人不知何時從背對轉成正對,看不清面容。   喉間一陣腥甜,憑著最後一絲意識,在聽見板機叩下的同時,瞬移……   「跑了。」木板門內的男人,拋出槍丟給殺手。「真有你的,輕而易舉就重傷他。他傷成那樣大概也活不了多久。」   殺手淡淡地瞥了一眼,看向門內地板上的血跡,久久不語。   痛……我難受地趴伏在地,瞬移失敗了。傷處因為瞬移的劇烈加重傷勢,即使能活,右眼也永遠失去。   「雁?」   誰?誰在叫我?   熟悉地甜膩嗓音,我吃力地睜開左眼,依稀看見一抹纖細身影,隨即放鬆地陷入一直揮不去的睡意裡。   我看見了那人、那背影……   很近的…這次…   但是……距離……越來越遠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