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落星塵。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0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 〖文〗羈絆



   呀、好久沒有更新文章了(巴)
   家教打工約會(咦)這一週爆忙碌的:)
   不過最近趁生日去看了全民超人這部電影,
>          推薦大家看,很好笑唷。
   在最後面有小小的被它感動了一下。
   也因此意外衍生靈感誕生了這篇!
   這篇也老樣子是耽美相關,不過總是讓月落寫得看不出來(掩面)
  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:)
   這禮拜月落會盡量抽空檔寫文,
   不過宿命軌跡要麻煩大家稍等了、會先出另外一個新坑(巴)

   總之、希望大家喜歡這篇的風格(笑)


 

羈絆
 
  靜謐的湖畔,被煙霧籠罩看不清周圍的景物,你靜靜地站在前,背對著。
 
  「……相信我,這一次我們一定可以,絕不會再讓祂讓我們分離!絕不!」
 
  堅毅的口氣有不容妥協地絕對,來不及阻止、來不及說什麼……
 
  看著你,就這樣在那恍神的一剎那間,縱身跳入了湖底,名為輪迴轉生的湖。
 
  緊握著你唯一留下的東西,小心翼翼地,不敢放開,就怕那份連繫彼此的羈絆就這麼失去。
 
  身後響起吵雜的聲響,是時候了……揚起一抹笑容,轉身向聲響處相反地走去,輕輕地聲音飄揚在空氣。
 
  「……我相信你。」
 
 
 
 
 
  冷眼注視眼前舉槍對著自己的人,那惶恐不安的神情,顫抖壓扣住槍扣的指,說明了……只不過是硬撐起來的面子,不想在愛人面前示弱的可笑。
 
  撇頭,地上橫躺在血泊的瘦小身影,莫名地憤怒與不捨。是什麼讓眼前的這些人不斷追殺他們?他們只不過是跟隨自己,想要得到認同、想要有個安穩歸屬的可憐孩子吶,為什麼不放過他們?為什麼如此恐懼著他們那根本不能夠稱上是過錯的異能?
 
  腦海一瞬間,浮現了那孩子曾經綻放的笑顏,是那麼的純真、可愛,卻帶著驚人的成熟世故,以及與人接觸時,眼底所夾帶的害怕不安。
 
  「……感到害怕了?」扯扯唇角,視線拉回了眼前男人,我冷笑著走近。
 
  刺耳的槍聲猛然衝擊耳膜,煙硝味充斥在鼻間。
 
  身體幾處部位傳來痛處,皺了皺眉,抽起了腰間的隨身小刀,我拉開襯衫,露出中槍的部位,白皙中帶血染的恐怖妖豔,讓男人剎那間愣住了。
 
  揚起抹微笑,我視線平穩地瞅向男人,在男人不自覺吞嚥口水,視線交著在胸前時,緩緩地舉起小刀,在傷口處劃了下去,輕輕鬆鬆地挖起子彈。
 
  「特製螺旋彈,你真是有備而來。」讚嘆般地將子彈放在眼前觀賞,碎屑肉黏附在上,著實讓自己在取出時費了不少勁。
 
  砰的一聲,男人跌坐在地,全身不停顫抖地抽搐,視線無法自拔地定在我胸前……逐漸癒合的傷口,原有的撕裂斷處往空處不停地擴散新的粉嫩肌理,不消時已經填補了傷口,只留下淡淡瑰色,嬌嫩欲滴地……讓男人心寒!
 
  「你是惡魔!你絕對是惡魔!你不是人!是魔鬼是魔鬼!」
 
  男人聲嘶力竭地大喊,拼命地往後挪動身體,眼神絕望而恐懼,掛在頸間的十字架隨著身體晃動而劇烈地跳躍,反射著室內光線,看起來,刺眼極了。
 
  刺眼……?呵,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會產生這種想法,該說是時間太過無情還是……
 
  似是想起了誰,我視線從男人身上轉而往旁飄視,果然……仍舊躲在桌子底下,努力將孩子抱緊在懷的女人,咬緊不知何時已經冒血的唇瓣,面色死灰地看著自己。當自己視線一瞧向她,嚇得立刻將孩子死死抱入懷。
 
  這女人,一點也不怕先悶死孩子?
 
  我感到些許好笑,往前邁近了幾步,鼻間突然嗅到股腥臭味。
 
  「……真搞不懂你們這些人想法。」
 
  我嘲弄地吐了句話,一點也不在乎身後男人失態地醜樣,也不打算回頭多賞他幾眼。
 
  血債血還,我只想這麼做。
 
  太多的仁慈與退讓,已經超出我的容忍,因我而死的稚子們,到死前那一刻也從不怨我,只會用著他們之間能夠傳遞的心靈感應,告訴了我……他們對我的抱歉,無法保護自己的自責。
 
  眼角有些微酸,指節彎起逐漸泛白,這一次,該是讓這群人知道……他們,是有生命的存在。不容許被剝奪生存,不容許被刻意抹滅的生命。
 
  彎下身,我隻手扶住桌沿,低頭探向底下,向驚慌的女人微笑。
 
  「讓我想想……該怎麼做才好呢?」輕柔地語氣,讓精神極度繃緊的女人更加瀕臨崩潰,男人射殺眼前怪物的景象,她記得,記得一清二楚,那不是人!絕對不是!
 
  她知道的,她愛人所殺死的人,不只是地上的那個,而是她無法想像地數字,但是她知道,那些都是惡魔的孩子。所以她不怕,她不認為這些有罪……只是,當她有幾次不經意看到那些孩子臨死前的絕望與茫然,她愣住了,他們是孩子呀……是孩子啊……
 
  下意識地抱緊她和男人唯一的結晶,從心底竄起的哆唆讓她好冷,今天發生在眼前的一切讓她太意外、太過震撼。她不知道該怎麼辦,當她接收到那孩子向她傳來的無助眼神,她茫然不知所措,然後……
 
  她感到呼吸窒了窒,她的愛人用銀製槍……就這麼……活生生地插入了那孩子的胸膛!那孩子沒有尖叫、沒有哀嚎,只是張大了嘴,鮮血從他的嘴角流了出來,空洞無神地眼仍舊直盯著她,身體慢慢地滑落……
 
  在那一瞬間,她覺得她和她愛人是有罪的!是無可饒恕的罪!殺害了這樣童稚的孩子,她甚至不曉得那孩子到底犯了什麼錯……只知道,那孩子在街上救了一個差點被馬車碾到的婦人;只知道當時那孩子站在馬車前,一個手指向前伸,就讓狂奔的馬瞬間停住。
 
  這樣的孩子有錯嗎?
 
  ……不、不要這樣看她!
 
  女人頓了下,抬頭瞧見對方注視的眼神,她心驚地努力往其他處挪,卻覺得那眼神一直黏著在她身上,讓她好受折磨……
 
  「求求你……原諒我、我們……」
 
  低聲囁嚅,女人啜氣般地輕音話語傳入耳際,我皺皺眉,又開始……
 
 
 
  「受死吧!惡魔!」
 
  「啊────!」
 
  「唔!」
 
  尖叫與怒吼同時高分貝地震痛了耳,我閉上眼,緩緩地再睜開,映入眼簾的是……那女人瞪大眼,愕然與驚慌痛苦交錯複雜。她腰間被插入了一根銀柱,尖端穿過她的身體,直直釘向地面木板。鮮血染紅了她純白的衣裳,美麗的五官全被痛苦扭曲成醜陋的形狀。
 
  很快地,我感覺不到了……她的生命脈動。
 
  真是致命傷。
 
  同樣的,我也感受到了身體內部血液的不順暢,銀槍穿過的,是從自己的背部到胸腔,再到眼前斷氣的女人。而另一端,則把持在原先男人的手上。
 
  我轉過頭,連這轉頭所耗的力氣也比平時更多,腦部有些暈眩缺氧,但仍不影響我虛弱地揚起笑容,看著男人。
 
  「哈、哈……咳哈……你死定死定了……」
 
  男人嗚咽地悲鳴狂笑,俊美的容顏佈滿了淚,他終於親手殺了惡魔,他們神職人所不斷討伐的罪惡根源。他殺了,用他這雙手,用他摯愛的生命……他的愛人……今年夏天該是要風光讓她穿上白紗,甜蜜地攜手和他步入教堂的女人,一個為了他虛度不少青春,甚至為了他辛苦地生下了他們意外提前出世的孩子……
 
  他做到了,他曾經承諾她,一旦他所背負的責任告一段落,就會讓她真正得到幸福。他是這樣跟她說著,而她從不懷疑、全心全意地信任他,待在他身邊。
 
  所以……一絲詭異地笑容爬上他唇邊,他無法等待惡魔斷氣的那刻,他要實現他的承諾,他的愛……
 
  砰!
 
  我默然看著男人掏出手槍,一把對異能者無效,卻對平凡人血肉致命的手槍。抵著太陽穴,眼神熾熱地穿透自己,射向了我旁邊的女人。一聲輕脆聲響,男人向後倒在地,臉上是幸福的笑容。
 
  無法理解,男人死前的笑容涵義。
 
  不過這已經不再是重點……
 
  完全沒有經由自己雙手的復仇,血腥依舊是依自己而起,很諷刺。
 
  扯扯唇角,我試圖動了動身,單手握住了胸前物,往後慢慢將異物拉出身體,這種痛……多少減緩了身體癒合的速度,使得我移動每一分,就流失了不少血。漫長地幾十分鐘過去,終於將整個銀槍從身體裡拉出,我看了看女人,手臂一個使力,將銀槍前端從女人身體裡抽出。
 
  四濺噴灑的鮮血有些腥臭。
 
  我抹了抹臉,坐倒在地,緩緩喘了口氣,卻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卻陌生的視線。
 
  慢慢抬起頭,我迎合著那熟悉感探了過去……是那女人的孩子!不、那是…!
 
  一如以往的熟悉瞳眸,幽深地讓我曾經迷醉,智慧內斂的光芒總是隱隱伏躍在其間。
 
  但,此時卻不再是我熟悉的那瞳眸,充滿著憎恨、讓自己心驚的憎恨。
 
  「……惡魔,我恨你。」
 
  童稚地嗓音帶著些許嬌嫩,七歲的孩子握著母親逐漸冰冷的手臂,幽深的紫瞳閃爍淚光,卻努力地撐著,硬是強逼堅強的面對仇人。當他在懷裡被母親尖叫聲驚醒得那一剎那,他看見的是母親死去那一幕。直到他從恍神中清醒,再見到的……是倒在地上的男人,與坐在地上,依舊活著的……惡魔。
 
  「我、我……」
 
  揚起了眉,我用最後一絲力氣,拋起一塊石子迅速地擊暈了他。不想聽,不想聽到他之後會說什麼……
 
  他似乎忘了自己……
 
  他似乎憎恨自己……
 
  為什麼?
 
  為什麼自己所等待的結果會是這樣?
 
  為什麼相信的最後仍舊是逃不過命運?
 
  「為什麼我們重逢的時機,是在這樣的狀況下……」
 
  我吃力地用雙手挪動身體,爬至他身邊,伸手小心摸著他柔嫩的臉頰,認真地將他今世的面貌記住,手指不經意地觸到一抹溫涼,是淚水,但……不是為自己而流的。
 
  從沒想過,會成為仇人的這一刻。
 
  「你知道嗎……」我低頭吻了吻稚嫩的唇瓣。「這百年來……我相信著你……一直一直相信……」
 
  淚水無聲無息地滑過頰,知道的、我知道的,從這一刻起,等待,將不再是等待;他們之間的羈絆……
 
  消失了……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