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落星塵。

關於部落格
  • 30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 〖文〗指定268晚禮服、01回 (黑執事同人)


>     有任何錯字什麼的請告知噢:)
>     很久沒寫同人文了,傷到眼的先說聲抱歉啊QAQ



  靜靜地注視資料,擁有藍灰色柔軟頭髮的男孩,稚氣未脫的臉帶著明顯的冷漠,單手稱著頭,視線慢慢掃過一行又一行的文字,最後停在那張笑容燦爛的女孩照片上,十四歲,是芳華正開的年紀。
 
  「這個月以來……第幾次了?」男孩開口,清朗的嗓音悅耳。
 
  「……六次。」穿著簡裁得體的黑色服飾,一雙豔麗奪目的紅瞳正蕩著笑意,舉止優雅地彎了彎身,輕柔地回答。
 
  男孩點了點,繼續維持著一貫的姿勢沉思。
 
  莫名的靜謐。
 
  久久沒有聽到任何人的聲息,男孩稍抬了抬眼,瞧見男人依舊站立在他面前不遠,那雙彷彿透徹人心的紅眸,正瞅著他!
 
  慌忙地將視線移回,男孩的心猛然跳動,快速地差點讓他要失態地在男人面前大口呼吸。
 
  ……不喜歡這感覺,好陌生。
 
  想要再偷偷瞧男人幾眼,但是想到視線可能又再一次接觸到,男孩還是放棄了這種念頭。不知道為什麼,他的視線從偶爾到現在,經常動不動就隨著男人的身影移動,想要將男人的所有記在自己眼底、自己心底……很奇怪的想法。
 
  他們只是主僕,如果被那份契約忽視的話……不自覺地摸上了遮蓋住的右眼,出其溫柔地慢慢撫著。
 
  「少爺?」
 
  「嗯、啊?」
 
  突來的叫換讓男孩愣了下,猛然抬頭,又撞入了那對紅眸底,被深深纏住無法移離。
 
  男人微笑,薄唇微微上揚了幾分,恰到好處地彎出了一抹好看弧度,又帶點邪氣般的氣息……讓他沉迷、讓他癡醉……
 
  因為他是具有誘惑力的惡魔。
 
  腦海瞬間浮起了這想法,衝擊地讓他頓住了,手也僵住了。
 
  「……少爺?」再次響起的聲音充了點戲謔。
 
  「啊?」
 
  男孩仍舊眼神茫然地回視男人,顯然還沒回神。
 
  「決定好了嗎?這次行動。」男人將臉湊近男孩,近到說話時所吐出的溫熱氣息不疾不徐地拂過男孩臉龐。
 
  「呃!」男孩終於回神了,驚愕地瞪視著異常靠近的臉,下意識地用力往後蹭了過去,讓自己與男人分開了點距離。
 
  男人沒有說話,只是用種令人玩味般地視線,微笑地看著男孩驚慌的樣子。
 
  很有趣。
 
  男孩從男人眼底讀到了這想法,傲氣自然地又湧了起來,迫使自己迅速地挺直了身,揉揉額際讓自己恢復正常思考。半晌,再次抬起頭面對男人,水藍色的眸是冷靜睿智地,沒有一絲,溫暖。
 
  「雖然很不想,但是只有這樣做了。」
 
  口氣很明顯地強硬卻又無奈,這樣的差事,真要是由眼前男人來做,是很詭異的。目前上流社交圈還沒見過哪位女士……過於高窕。
 
  「是的,少爺。我會將所有事情準備妥當。」男人看向男孩,舉止優雅地,微笑。
 
 
 
 
  驚愕地瞪視著鏡中的自己,一襲黑色絨質及地的禮服,前端延伸至脖子,在頸項後端打了個蝴蝶結,配著長墜的銀製項鍊,鏤空的葉子彎曲立體,中間放置紫色寶石。兩三圈的細繩從胸下處開始纏繞,至胸前中間處下方打結,垂下來的線端綁著可愛的紅色小珠子。黑色流瀑長髮被高高挽起,用小辮子圍繞綁住固定,再綁起頭髮往左肩放置,讓波浪蜷曲的尾端安穩地落在胸前增添風情。頰間垂著幾許及胸的髮鬚,明顯地小捲。扁圓黑紗小禮帽掛戴在右側,自然地遮蓋了戴著眼罩的右眼。
 
  沒有太多的裝飾,這樣成熟大方的裝備,讓男孩頓時懷疑自己的真實年齡其實該要更提高幾歲?
 
  不過比起這些……
 
  「為什麼我背部很涼?」男孩怒氣滿面地轉身瞪視幫他換裝的男人,穿戴絨質黑手套的手指了指背部。
 
  不是有之前宴會穿的粉紅色禮服?雖然他很討厭,不過總比現在這件……好?勉強。
 
  男人走至男孩身邊,彎身細心地打理男孩的禮服。「這次挑選的宴會偏向女士們,所以成熟莊重點好。況且……」男人停下動作,微笑平靜地細看男孩臉頰上一點剛不經意抹到的黑灰。「少爺分析兇手都在尋找這類年紀介於青澀與成熟間的美麗女孩不是?」掏出手巾,動作輕柔地擦拭著男孩臉頰。
 
  「……親愛的賽巴斯欽管家。」男孩耐住想殺人的衝動,卻掩不住怒意地一字一字清楚到不可思議地說著。「希望你這樣做,能夠讓我順利解決那個……混蛋。」說到後面,男孩小聲咕噥。
 
  「謝爾少爺,您可以的。」
 
  男人的眼底,擁有高傲自尊卻又彆扭的貓兒,正用著那雙比大自然更美麗的藍眼瞪著自己……
 
 
 
  厭惡地躲到了角落,謝爾好不容易從眾女士打量、親切熱情招呼自己的狀況裡脫身。天知道這身禮服讓他遭遇多少麻煩,動不動就有變態趁經過他身邊時偷摸他幾下,讓他整個渾身不對勁!偏偏轉身要教訓對方,卻發現對方早就不見蹤影?!
 
  很詭異,雖然上流社會風評很差的有,不過這一段時間下來,聲名差的人,完全都沒在這宴會出現過。嘖,難道又跟上一次一樣?永遠都是以假象示人的兇手。
 
  「美麗的小姐,我可有榮幸與您品嚐美酒?」
 
  低沉帶著迷人沙啞的嗓音舒適地在耳旁響起,謝爾抬頭,看著正兩手持著高腳杯,對著他微笑的男人。
 
  他有印象,是這幾個月來風靡上流社會的貴公子,幾乎雜誌報紙都談論過。似乎是哪個皇室分支貴族,在十幾二十年前衰敗,甚至已經被人遺忘的家族,但卻因為這男人,而重新活躍在貴族社交圈舞臺上──「羅契菲‧格」家族,如果他沒記錯的話,這男人的名字應該叫……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( 待 續 )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